流眄洛川。

逐光文画社。

全职/p家/龙族,飞速爬墙选手。
二次本命林敬言。
三次偶像朱一龙。
主写林攻/楚苏。
严重杂食。
写字混更。

他坐在水气蒸腾的浴缸里,水龙头拧开,头发睫毛沾湿成一绺一绺。窗户没有关好,雨的声浪铺天盖地涌进来,将水雾击得四散溃逃。窗缝底下压着一缕风,小钩子一样带刺的冷意。

脸颊上有伤,这么多年过去,叶修还是会在刮脸的时候伤到自己。他伸手从衣服堆里摸烟盒,把最后一支抖出来点燃,烟盒上的“吸烟有害健康”静静看着他,像个故人。他烦闷起来,把烟盒揉皱丢进纸篓。他记得什么人反复说过。这话他不喜欢听。

雨云积压在天穹,将他没顶。他安抚自己许多个白日滋生的燥热,水面起伏如衾被,隐没了汗水,有喘息与风吟作伴。

城市久雨的夜空没有星野,他低头看水面。星辰在水中流散,而银河白浊。


——————

玩具车,...

2

【楚苏】莱茵河畔的新娘

#2018楚云秀生贺
#死于取名
#真香预警(大概

【楚苏】莱茵河畔的新娘

楚云秀坐在临河的咖啡厅,小巴塞尔①的夏夜凉风习习,比起她刚刚离开的潮湿闷热柬埔寨委实令人心旷神怡一万倍。冰美式入喉全身都通透清凉,红丝绒蛋糕上别出心裁地缀了一瓣玫瑰,有可喜的心形轮廓。楚云秀咬着勺子百无聊赖地四处看着,月色在微澜河面上流淌成一层光亮皎洁,一阵掌声和笑声突然爆发时她下意识地转过身去。
“Sue,你、你愿意嫁给我吗?”透过人影交错的缝隙楚云秀看到一个东方姑娘,面前金发碧眼的小伙子单膝跪地,中文不甚标准但胜在诚意十足,他双手捧着打开的戒指盒,一枚玲珑的卡地亚在柔和灯光下流光溢彩。楚云秀粗粗打量两人,挺般配,异国他乡...

31

逐光文画社官方:

占tag致歉。

#逐光文画社社宣2.0

话不多说看图#逐光文画社社宣2.0

话不多说看图吧!
今天的逐光也依然欢迎你的加入!

网络一线牵,珍惜这段缘。
欢迎加入逐光审核接待群,群聊号码:564973239

18

赵云澜之于沈巍,是年少的欢喜,是还未懂得真心两字时就已不死不休的爱情。

10

远谦/流连

#盲狙上海卷,我流小作文,离题万里。

#这可能是魏谦的情趣极限了……


“哥你知道吗,我一开始,以为你不要我来着。”

魏之远坐在沙发上削苹果,薄如纸的果皮顺着刀刃滑下,流畅得仿佛小提琴上演奏的世界名曲。听见这话魏谦才从一叠批改中的卷子里抬起头来,看他的眼神有点心虚。

还别说,一开始,好像,确实是这样……

魏之远察觉到大哥的内心活动,笑吟吟地也不揭穿,就这么自顾自说了下去:“那时候我想,不行,我一定要在你身边待下去,干什么我都愿意。”他熟练地把苹果切成块放进碗里,“后来我觉得你慢慢待见我了,这样的想法才稍微少了点。但是那一次……”他忽然不作声了。

“那一次?哪一次?”魏...

5 70

两个沙雕楚苏小段子。

如果能细化成文的话就删掉。
最近确实是很迷长裙凉鞋的设定了。

壹。
苏沐橙十六岁,小姑娘爱俏,洗了头发吹半干,镜子前头编起麻花辫来,这样第二天头发散下来就是大波浪,苏沐橙头发好,细软如丝,随便绑个马尾都好看。淡色丝质发带末尾缀着两个小铃铛,楚云秀送她的生日礼物,在发梢系成漂亮的蝴蝶结。校服脱掉换上轻飘飘的雪纺裙,掐出少女腰身水灵灵的曲线,裙摆细细打着褶垂至脚踝,露出凉鞋的绑带。

贰。
苏沐橙讶然抬头,楚云秀毫不避讳地站在阳光下,烈日骄阳不曾使她的美失色半分,明艳得仿佛另一个太阳。她穿波西米亚长裙,坡跟凉鞋的牛皮细绑带上勾着一串小铃,随她脚步琅然作响。

14

林方双性转/汉服主播林静颜和她的神经妆娘

#2018.5.1林敬言生日快乐
#一切美梦与热爱都献给林敬言

不赶零点高峰了,提前放出来吧。
可能要给老林过一个月生日…总之不管迟到多久我都要把计划好的所有生贺发完orz

林方双性转/汉服主播林静颜和她的神经妆娘

(林静颜cn温言,方芮cn黎月。【】内为弹幕。)
“各位贵安啦,我是温言。今天的直播是很久以前就答应过大家的,是和我妆娘黎月的互动。那么现在镜头就让给黎月,大家不要太惊讶哦!”林静颜忍着笑把一旁躲在镜外的方芮拽了过来。
方芮在镜头外面已经笑得直不起腰,此刻连忙收拾表情从容挥手微笑:“Hello大家好我是黎月,你们没有听错没有看错不是重名不是撞脸,我就是美食区知名主播怎么吃也吃不胖的黎月,同时...

24

【双花】对面的女孩看过来

这不是娘化张佳乐!

不是娘化张佳乐!

不是娘化张佳乐!

如题,是个歌词系列。其实按照时间线前面还有一篇林方的,但因为众所周知的原因放到五一再发了。相关个人tag:为你点歌*

这个歌词太大众,就不打出来了。乐哥真好,祝食用愉快。


 【双花】对面的女孩看过来


“大孙你又输了。又。”狐朋狗友之一的表情可以称得上痛心疾首了。

“输就输吧,反正是玩玩。这回罚什么酒?几杯?”孙哲平表情一如既往淡定,然而内心在滴血。罚他就算了,这帮龟孙子花的还是他的酒钱……

“不不不。”狐朋狗友之二伸出一根食指在孙哲平面前摇了摇,“你酒量没问题我们知道的,不罚你酒了...

6 70

吴羽策。

吴羽策,酷哥。

其实说真的吴羽策给人的印象是慵懒的有点冰山的冷美人儿,平常不苟言笑的那种,沉默冷淡不同于周泽楷,周泽楷是带点腼腆,吴羽策的冷淡是骨子里的。但不爱说话不等于不会说话,必要的时候他也可以冷静理智条理清晰发表一万字演说,心情好时跟李轩聊天打趣说些没啥意义的东西。其实吴羽策会唠嗑儿,私底下甚至有点八婆,QQ微信上能聊个没完没了。

但吴羽策也倔,他从来都坚持自我,或许在不那么重要的事情上可以妥协,但凡是他认定的没有任何人可以改变。他出道之前虚空已经有了李轩这个第一阵鬼,但最终他还是玩了鬼剑,其中坎坷不必多言说,定是有一番宁为玉碎的抗争的。当然他有这个资本,他优秀到可以突破成规定律,别...

1 34

林敬言。

最开始的时候读一些小说,对人物的情感都是泛泛的,喜欢也是模糊的落不到实处,随便哪个角色看起来都挺好,都可以吹一吹写两笔。

直到我认识林敬言。

现在想起来,当初喜欢他的原因就是他被放在一个太真实的环境里,是因为他在很好的同时也有缺点,他不是完人甚至在那个从来不缺少天才的世界里没有任何一个非常突出的闪光点。可他是有烟火气的,像是那种南方湿冷冬夜里走在大桥上随便瞥到的人,厚重黑呢子大衣沉沉坠下来,修长好看的手捧杯咖啡,热气浮在镜片上看不太清,大衣翻领里微微露出点棕灰色的围巾。擦肩而过的时候回头,视野的极限处是清秀俊朗的书生模样的侧脸。就是这样一瞬间的心动,喜欢本来就是生发于一瞬间的事。

于是试...

16
 
1 / 2

© 流眄洛川。 | Powered by LOFTER